首页 > 新闻 > 国际新闻 >

埃塞俄比亚的中国制鞋厂:人工成本仅为国内1/6

埃塞俄比亚的中国制鞋厂:人工成本仅为国内1/6
发布时间:2013-07-17

   在几乎所有非洲国家,失业率都是仅次于部族冲突的政局动荡因素。每个局势平稳国家的党派和政治家在竞选时,也都会把降低失业率作为第一目标。

  每天早上8点前,上千名身穿绿色制服的工人先做一套标准的中式早操,然后各自走到流水生产线上进行工作:修整皮革、缝鞋帮、刷胶、粘垫底??

  如果不是黝黑的皮肤和面孔,这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制鞋流程与在泉州、晋江等地的制鞋厂并无二致。

  不过,这是在埃塞俄比亚,一个年人均GDP只有约400美元的非洲国家,被中国人普遍认为是“贫穷”的代名词。

  在这处该国最大的制鞋厂,另一个不同是:虽然也悬挂了鲜红醒目的条幅,但用汉语、英语,还有当地的阿姆哈拉语写了“注重效益”、“有效乐业”、“长远发展”、“和谐安居”等。

  当然,最大的不同是,这里的人力成本只是中国的六分之一到七分之一。所以“虽然双方的发展模式和管理模式相近,应该至少还有20年好光景”。工厂的持有者,全国政协委员、华坚集团董事长张华荣告诉本刊,他们对于这间最大的中国在非制鞋工厂满怀希望。

  中国鞋厂---以及其他轻工业制造企业,是中国在非洲日趋扩大的影响力的代表。来自世界银行的相关报告中,也单独将“中国皮鞋的例子”、华坚集团列入其中,从而说明中国对非洲的影响。

  在其他国家增加对非贷款等措施之下,制鞋厂如何为中国赢得“非洲的心”?

  总理的邀请

  在中国的制鞋业中,拥有2.5万名员工的华坚集团是一家著名企业,生产包括GUESS、COACH等奢侈品品牌。这家一直在东莞发展的企业于2011年受到埃塞俄比亚总理的邀请,前往设厂。

  正如埃塞俄比亚与中国的关系,埃塞俄比亚总理梅莱斯·泽纳维也是中国在非洲最亲密的伙伴之一。建交43年,中国与埃塞俄比亚不仅是全面合作伙伴关系,也是后者第一大贸易伙伴和主要外资来源地。

  当时作为友好国家的代表,埃塞俄比亚总理梅莱斯应邀出席在广东举行的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开幕式。他在此行中除了会见时任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还明确提出招商引资,希望广东能“提供”几个企业。

  “他召见了我,并邀请我去埃塞俄比亚考察。”作为广东省政府推荐的代表企业,张华荣很快就完成了自己的非洲之行。

  在那里他了解到,由中国援助2亿美元建设的非洲联盟会议中心就要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落成。这座巨大的建筑物是中国继坦赞铁路之后最大的援非项目,大多数建筑材料包括木头、大理石和玻璃都来自中国。

  埃塞俄比亚方面希望,至少有一家来自中国的制造企业能在非盟中心落成时完成投资,从而显示两个国家的友好以及中国对该国经济的扶持。

  “那时候已经是十一月,距离第二年一月中非总部开张只有三个月的时间。我当即表态,只要你们支持我,我一定把这个事情做好。”张华荣回忆说。

  虽然通常被中国商人认为效率低下,但这次埃塞俄比亚人以超乎寻常的节奏完成了这项工作。“我们的企业在当时创造了一个非洲第一,就是在三个月建设了一个近600人的工厂。”张华荣说,三个月过后,这家工厂就使埃塞俄比亚整个国家的鞋子出口翻了一番。

  这个坐落在亚的斯亚贝巴附近奥罗米亚杜康行政区工业园的华坚国际鞋城,如今拥有1700名当地员工以及100余名中国工作人员,投资已超过1000万美元。

  三条生产线每天能够生产两千多双鞋,主要是为国际一线大品牌进行代工。包括GUESS、COACH、TOMMY HILFIGER等,贴上“埃塞俄比亚制造”标签,运往美国和欧洲。

  虽然看起来决策匆忙,但华坚集团目前很满意这次投资。

  “劳动力成本现在是我们国内的六分之一到七分之一,而且当地电力供应充足,电价只有国内的一半费用。另外当地有大量的牛皮、羊皮,原材料非常丰富。”华坚集团副总裁、海外投资公司总经理海宇向本刊介绍说,“制鞋业起源于欧洲,然后传到美国,后来传到日本和韩国,30年前在中国改革开放后传到中国。30年后的现在,随着我国劳动力成本的增加,显然会向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地区转移。”

  比较而言,其实在埃塞俄比亚的人力成本比东南亚的新兴制造业国家---越南、柬埔寨等还要低,包括更加低廉的其他社会成本。加之丰富的皮革资源和相对其他行业更为成熟的制革技术,世界银行的报告说,制鞋业将是非洲大陆发展的基础和成败关键。

  同时,并不内销的贴牌工厂也让对中国的指责有所收敛。欧美政客和一些非洲国家的反对派通常认为,中国企业在非洲大陆发展的主要目的是开采原材料,并为中国的制成品出口寻找市场。

  正如世界银行所说,中国轻工制造业将生产地转移至非洲,这对非洲大陆“长期滞后”的经济转变来说,是一个良好的起始平台。

  早操的效果

  至于挑战,华坚集团认为最大的问题就是企业的本地化。

  “以物流为例,国内制造业的物流成本一般控制在2%,但到了埃塞俄比亚一下子提高到8%。”海宇说,制鞋毕竟是劳动密集型企业,利润率一般保持在5%到10%之间。

  埃塞俄比亚的物流成本居高不下是个综合问题,“虽然埃塞俄比亚政府鼓励外资投资,但在相关部门的执行过程中,操作的效率十分低下。政府的部长们都会讲支持外资投资,但是进口原材料的时候,并不是由他们坐在门口清关。”

  按照当地政策,制造鞋子的设备以及原材料进口都应该免税。海宇说,当他们把第一个集装箱运过去的时候,其中做鞋用的刷子就被海关扣下,“居然说那是刷牙用的牙刷,要缴税。此外鞋子的穿孔机也被扣下,海关人员不认识,还以为是手枪。”

  海宇介绍说,目前工厂每个月大概进口8个集装箱的原材料,出口12个集装箱的成品鞋子,“大概有三分之二的材料是进口的,剩下三分之一全部可以在当地解决,比如大量需要的羊皮、牛皮等。”

  发生这次事件后,海宇特别找到当地海关的所有6个副关长以及所有的主任、处长,开了6个小时会议讨论此事。后来,海关的20多个工作人员也到鞋厂进行了考察,了解工厂生产的流程以及用到的机器,“他们从来没有经历这些,我们就只好多花时间去做基础工作。不这样就没法生存。”

  当地的交通运输状况是另外一个大的挑战,“从最大港口吉布提的码头到我们工厂800公里,但双向一共只有两条车道,一旦有车子坏在路上,整条马路也就被封住没法通行。而且道路使用频率高,道路的路况也越来越差。”海宇说,运输效率很差的主要原因竟然是当地不允许外资投资物流运输业,“本国运输商没有竞争,也就很难讲到效率问题。”

  这对于参与全球生产链条的企业来说是个致命问题。

  “企业生产里面讲究leadtime,是指从接单到鞋子生产出厂的时间。比如3月米兰时装秀,一个星期后样板就制出来了。现在时尚就是这么快。”海宇说,在国内这个时间一般是60天,但在埃塞俄比亚仅原材料进口就要30天,“在当地最快只能做到80~90天。”

  此外,“埃塞俄比亚整个国家没有经历过工业文明的过程,工人们也就缺乏工业文明的理念,组织性、纪律性和服从性以及责任心都比国内差很多。”海宇说,在当地的很多工厂,大概有30%的工人在领完薪水后第二天就没了人影,“一般15天后工资花得差不多了,这些人再回到工厂继续上班。”

  在华坚集团的工厂,直到有人因累计迟到5次而真被开除的时候,上班迟到的问题才得到缓解。而且,国内制造业企业流行的军训和集体操在这里就显得更加必不可少。

  结果,这种训练却使员工们的身体健康情况有了很大提升,“他们刚刚进来的时候接受军训,十五分钟倒了一大批,现在训练半小时到四十五分钟都没有问题。”海宇说。

  但是为了解决文化差异,华坚集团仍然定期安排埃塞俄比亚员工到中国接受培训。当地医疗条件只能做应急处理的阑尾炎,都趁机在中国治愈了。

  其实中国企业家已经明确认识到,管理将是非洲工厂的成败关键。正如世界银行报告所说,以埃塞俄比亚为例,一些“管理良好的”本地企业的生产能力与中国和越南企业相差无几。

  倒逼中国企业的非洲工厂

  张华荣说,目前他们正在考虑于2013年下半年在非洲其他国家进行投资。影响决策的因素包括:企业经营情况、市场经营是否有活力、政局是否稳定、当地劳动法是否符合发展需求等。

  对于这家巨型鞋业企业来说,仍要“边投资边摸索”。

  为华坚集团的非洲战略提供支持的,是中非发展基金。二者已经签署协议,十年内共同投资20亿美元,在埃塞俄比亚发展专注于制鞋的制造业集群。

  后者是中国国家开发银行系统的一个私人股本基金。

  海宇说,这可以为当地创造10万个就业机会。可以解决当地有皮革、有工人、高失业的矛盾局面。

  在大多非洲国家,失业率都是仅次于部族冲突的政局动荡因素。每个局势平稳国家的党派和政治家在竞选时,都会把降低失业率作为第一目标。

  “中国的制造业走出去是比较适应非洲的,而欧洲的制造业却不一定适应非洲的情况。”张华荣说,因为中国的制造业主体---鞋业、服装以及其他轻工业产品还处于粗放型阶段,需要依靠大量廉价劳动力支撑。

  “但是欧洲的高端制造、精益制造在埃塞不具备发展条件。他们工业管理、文明管理的机制,以及工业设施和综合配套都不能与之相适应。因此传统制造、低端制造在埃塞大有前途。”他说。

  这样,中国制鞋厂向非洲转移的另外一个后果,就是倒逼中国的粗放型制造企业转型升级,“否则就没有活路。”

  而从整个非洲来讲,“两国政府的政策支持是最大的有利条件。”海宇说。事实上,这也是他们选择埃塞俄比亚而不是其他非洲国家的主要原因。

  自经历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动荡之后,非洲大陆对于工厂和外汇的渴求已经获得了实现的条件。

  除了解决就业问题,从而稳定政局,“他们在积极学习我国改革开放30年的经验和过程,想利用当地廉价的劳动力市场发展制造业,给国家创汇。”海宇说,与亚洲相比,非洲有全球最好的免税政策,这对于一个出口型企业来说吸引力显然不同凡响。

  虽然受到欧洲政客和一些非洲政治家的指责,但中国工厂受到从政府到民众的普遍欢迎。特别是这种专门面对外销的制造企业,“他们自己的企业水平到不了,我们又不面对他们的国内市场”,所以也不会跟当地的制鞋业有冲突。

  作为友善的表现,华坚集团也曾邀请当地20多家制鞋企业的老板来参观学习,“我们就给他们供应一部分材料,而价格则比当地低很多,也受到当地企业老板的欢迎。我们也要向他们解释,只有形成产业集群,几百家鞋厂一起发展,大家才能发展得更好。”海宇说。

  2012年,埃塞俄比亚政府新批准了3平方公里土地建设轻工业制造发展特区,“未来的工业园将以鞋业为主,也将涉及箱包等轻工业制造产业,中国的制造企业只会越来越多。”张华荣表示。

订阅